菜单导航
首页 >  国际教育 >  正文

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的事不能没下文

时间:2019-12-10 15:49:09 来源: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 作者: 赵有强 阅读:146

  赵志疆

  又是一年开学季,一名“与众不同”的大学新生吸引了舆论关注的目光。张易文今年10岁,拥有与同龄人迥异的人生:从未接受过学校教育,4岁起在父亲张亚东开办的私塾里读书。2016年,她首次参加高考,总分172分;复读一年后,2017年以352分的成绩,被商丘工学院专科录取。张亚东表示,“早日成才于个人家庭都有利”,其表示,希望女儿未来继续深造,毕业后从事科研工作。

  实际上,这已不是张易文第一次在高考话题中“抢头条”——2016年6月,作为当年河南省年龄最小的考生,年仅9岁的商丘女童张易文参加高考,高考成绩公布之后,其以172分的总成绩引起社会广泛争议。

  公众质疑的焦点有两个:9岁的孩子为什么能参加高考?没有接受过一天的正规义务教育,是否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时隔一年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除了年龄增长了一岁之外,张易文的境况并没有其他改变,与去年的高考失利所不同的是,张易文今年终于拿到了大学通知书。因此,她的父亲张亚东得以更加自豪地以“胜利者”的身份宣讲自己的“育儿经”,同时也顺理成章地推介自己创办的“私塾”。

  虽然张易文已经迈入了大学校门,但她的路径与普通大学生仍有很大不同。张易文参加的是商丘工学院的高职单招考试,所谓高职“单招”,指高职院校根据专业教学需要,设置考试科目,自主命题、考试、评卷、面试、录取的考试。换言之,张易文更像是从父亲的“私塾”,进入了另一个级别更高的“私塾”。

  从去年高考引爆舆论至今,张易文的备考之路饱受争议,但这却从未动摇其父亲的决心,囿于孩子的成绩,他想出了“曲线救国”让孩子参加“单招”的方法。实事求是地说,虽然参加的不是普通高考,10岁的张易文所取得的成绩依然足够惊艳,由此带给人们的疑问是,如果能多接受一些系统深入的正规教育,张易文岂不是能考得更好?当张亚东津津乐道于“教育要早快好省”的时候,他到底急于证明什么?

  基于此,怎能不让人质疑其是在为自己的培训机构进行“炒作”?这样的质疑显然并不多余——打着教育探索的旗号,各种义务教育阶段的“私塾”日益增多,尽管创办人大多以自己的孩子为试验,但多数“私塾”服务的都不只是自家的孩子。“神童”出炉的过程,何尝不是一种最直白的广告?

  值得一提的是,张亚东的“曲线救国”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按照教育部关于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的要求,报名参加高考的人员,必须是高级中等教育学校毕业或具有同等学力的人。因为参加高职“单招”,张亚东和她的女儿成功避开了这一障碍,但却无法回避另一个问题:不接受义务教育本身就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

  9月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控辍保学提高义务教育巩固水平的通知》,其中强调,要加强控辍保学监测,完善控辍保学督导机制和考核问责机制,将义务教育控辍保学工作纳入地方各级政府考核体系。

  数日之后,“10岁上大学”的张易文就再次刷爆网络,由此带给人们的疑问是,在张亚东大张旗鼓进行宣传的时候,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为何长期视而不见?这到底是因为张亚东太执拗,还是因为义务教育法太孱弱?

  针对“在家上学”和“退学上私塾”等行为,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9月5日表示,这些行为违背了义务教育法。他表示,对于没有按照义务教育法的规定送适龄儿童到学校接受义务教育的家长,按照相关规定,将由当地乡镇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给予批评教育,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的,由司法部门依法发放相关司法文书,敦促其保证辍学学生尽早复学;情节严重或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以“私塾”泛滥的现实来看,明确监管职责和法律责任显得格外迫切和重要,这不仅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更是为了保障孩子的权益——基础教育的目的不只是“教书”,更重要的是“育人”,这个过程“省”不得,也不能“省”。以追逐分数为目的压缩教育时间,这种揠苗助长的做法本身就是对教育的亵渎与伤害。

相关阅读
最新更新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_丹江口市第一中学中文网_丹江口市第一中学校园网 Copyright@ 2018-2020 http://www.djkyz.cn
Copyright © 2002-2019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 : 鄂ICP备0700402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