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首页 >  历史文学 >  正文

当代小说批评:需要自觉和有能力的发现者

时间:2020-11-21 21:36:14 来源: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 作者: 赵有强 阅读:141

原创 傅小平 等 文学报 收录于话题#作家评论家共话“新‘小说革命’”7个
新世纪小说二十年无疑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诚如评论家王尧所言,从更大的范围看,尤其是相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场“小说革命”取得的“革命性”成就,当下作家创作无论在思想、观念、方法上,还是在语言、叙事、文本上,都显示出强大的惰性。也因此,小说写作需要做出一些根本性改变,甚至于小说界需要进行一场新“革命”的呼声日渐强烈。
由此引申开去:如何改变近些年小说在整体上停滞不前的现状?青年作家写作应当怎样与世界建立更为广泛、深刻的联系?当下渐显僵化、保守的小说批评又该做出哪些调整?从”50后”到”90后”,十四位不同代际的作家、评论家围绕这些话题展开探讨,归根到底是在回应:当下小说界是否需要进行一场新“革命”,以期推动小说创作走向突破和创新。
系列之三聚焦“当代小说批评:需要自觉和有能力的发现者”,今天带来该讨论的第一部分。
不同代际作家、评论家共话“新‘小说革命’”系列之三
当代小说批评:需要自觉和有能力的发现者
主持人
傅小平
对话者
贺绍俊、王尧、余泽民、罗伟章、何平、李浩、路内、石一枫、杨庆祥、笛安、丛治辰、颜歌、李唐

当代小说批评:需要自觉和有能力的发现者

“文体的更新甚至消失在历史上是常见之事,小说在当下的困境也可能与这一文体历史势能的消耗有关。”
VS
“当代文学缺少‘野蛮’的力量。很多写作者会琢磨如何写出‘好的’小说,但缺少一点不管不顾的劲头。”
傅小平:实际上,只要说到文学与时代的关系,我们会比较多强调作家缺思想能力。不过,在小说范畴里谈思想其实有一定的风险。一个作家再有思想,他也得通过文学化的书写,或者说是通过小说这种文体呈现出来。但小说发展到眼下这个阶段,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鉴于当下世界范围内小说的平淡表现,我有时忍不住想,小说是不是几乎已经穷尽了可能,后世作家所能做的,不过是在即将封顶的小说大厦上修修补补,或是添砖加瓦?
笛安:二十世纪初,有个物理学家说过几乎一样的话,物理学发展到今天,以后的物理学家要做的就是修修补补就可以的工作——说完这番话的几个月以后,爱因斯坦带着他的狭义相对论来了,再然后量子力学也来了——所以我个人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丛治辰:“小说”不等于狭义上的“小说文体”。或许正是因为将小说革命仅仅想象为文体层面的革新,才限制了我们对于小说变化的想象力。
余泽民:今天的文学在世界范围都表现平淡,但如果就文学说文学,它始终是人们表达思想、认识世界的重要艺术形式,只要社会在变化,历史在进行,小说家就永远有故事讲,谈不上封顶。更何况人类的普遍情感是不怕重复的,可以换个包装,作家在文体、风格、语言上的创新努力,为的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李浩:我也不认为小说大厦即将封顶——我倒是建议我们要警惕这一理念,它很可能意味着我们的自我限度,意味我们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有限。和阿来的阅读感受相同的是,抱着先期热情阅读的有些获奖的作家作品是让人失望,它们的提供并不足以让我惊艳和耳目一新;不同的是,好作家好作品其实异常丰富,有时觉得一辈子的时间真不够用。而且有些书,反复阅读才更有意味,更能品啜出它的天才滋味。在阅读卡尔维诺的小说之前,我认为“线性结构”的小说是没前途的,它难以容纳现代性的丰富、复杂和多歧,但卡尔维诺让我意识到它有可能,说不可能只是我的不可能,是我的局限;在阅读君特·格拉斯、萨尔曼·拉什迪的小说之前,我从未想象过小说可以如此地宽宏、凝滞、美妙而繁芜,他们开创了前所未有的可能。所以,我和赫尔曼·布洛赫一样认为“发现是小说唯一的道德”,我们要不断地发现、提供新质和可能,当然这里的新质和可能不仅仅是技艺变化,还包含巨大的智力因素——对不起,我对平庸和拙劣没有同情心,我对这样的写作也没有同情心。

当代小说批评:需要自觉和有能力的发现者

当代小说批评:需要自觉和有能力的发现者

当代小说批评:需要自觉和有能力的发现者

最新更新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_丹江口市第一中学中文网_丹江口市第一中学校园网 Copyright@ 2018-2020 http://www.djkyz.cn
Copyright © 2002-2019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 : 鄂ICP备0700402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