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首页 >  历史文学 >  正文

张定浩《无形之物》:想看见文学中的不可见

时间:2021-04-08 06:03:25 来源: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 作者: 赵有强 阅读:95

“我不过是无形之物的一名秘书”,取自波兰诗人米沃什的《秘书》。在张定浩的新书里,它不仅被写在了扉页,更成为书名的来源。
3月5日,诗人、评论家张定浩携新书《无形之物》做客陆家嘴读书会,与另一位诗人、评论家木叶就文学批评畅所欲言。在连续写了数年的作家作品论之后,张定浩对单纯的文本分析和审美评判有些厌倦,但又不想被所谓的问题意识所拘囿,于是找到一个机会,在谈论文学的同时也借助文学去尝试探索一个更为广阔坚实的世界。这就是《无形之物》的由来。今年1月,《无形之物》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木叶说,人的样子似乎能和文字越来越 “互训”,张定浩的文字也有一丝忧郁,一丝优雅,一些智性,以及属于他的率性。在《无形之物》里,文章的节奏、叙述的准确与清晰都有很好的体现,这些都成就了《无形之物》独特的价值。

今年1月,《无形之物》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今年1月,《无形之物》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被忽视的“无形”与“偏移”
和上一本《取瑟而歌》类似,《无形之物》的书名也是张定浩在完稿之际想出来的。莫里斯·梅洛·庞蒂有一本书稿叫《可见的和不可见的》,在张定浩看来,无形之物对应的可能正是庞蒂描述的诸如意义、体验、观念、原理等“不可见之物”。庞蒂说不可见之物和可见物之间不是对立的,相反,不可见之物藏在可见之物深处,支撑着可见之物,二者是一体的。
“在我们这些年的文学评论里,似乎一直有一种惯性思维,谈论文学作品就是谈论文学作品和时代、地域、社会的关系,我们仿佛还是生活在19世纪法国文学评论家泰纳总结的‘种族、环境和时代’三要素阴影里,大家依旧习惯用一种看得见的现实作为参照来讨论文学或评判文学, 我总觉得这样多少有一点点问题。”
因而,在某种程度上,他想讨论文学中的那些不可见的元素。《无形之物》书稿的基础是2021年为《小说评论》所写的六篇专栏稿,加上后来或之前的文章,共组成十二篇。张定浩说:“我喜欢双数,十二篇可以附会为十二个月,也是一个轮回的时间数字,而时间也是一种无形之物。”
从这些文章也可以看出,张定浩很喜欢读文论。“很多文论作者本身是很好的写作者,同时我觉得很多好的文论和哲学作品跟诗之间有非常大的关联,里面很多句子都充满诗性,这个诗性不是修辞意义上的诗情画意,而是哈罗德·布鲁姆讲过的‘意义的奇异性’,就是会让你对一个事情的看法忽然提升一下,那种新奇、加速感和眩晕,就是诗意。”张定浩说,自己现在虽然也写诗,但很多时候是通过阅读思想文论类作品来获得灵感,而非阅读各种诗集。
“对我来讲,写作不是先有一个框架结构再往里面填东西,我更是像盖土房子一样,一块泥巴一块泥巴往上搭,一个句子一个句子地延伸,所以这种情况下你自己一开始不知道最终会写到哪里去,你可能有一个大概方向,但写作途中往往会有偏移。假如有某种动人的东西,我想可能也是在这样不断的偏移当中,它会走向未知,而所有的动人可能都在于它令我们突然进入某种未知的东西,而不是在一个预见范围之内。”

3月5日,诗人、评论家张定浩(右)携新书《无形之物》做客陆家嘴读书会,与另一位诗人、评论家木叶(左)就文学批评畅所欲言。

3月5日,诗人、评论家张定浩(右)携新书《无形之物》做客陆家嘴读书会,与另一位诗人、评论家木叶(左)就文学批评畅所欲言。

文学让万物联系在一起
木叶评价,在张定浩的视野和脉络中,事物似乎都是可以理解,可以探知,可以接近的。典型如“笑声”那篇,有人认为笑是会心的会意的,是即刻的近乎本能的反应,而张定浩强调笑有其运行的原理和路径。“定浩注目于事物可以解析的一面,这是他的一个信念。我想一个好的评论家,面对有形无形,都可能透出不太一样的态度和视角。”
张定浩回应这一信念源于自己的阅读:“你意识到曾经有一些人这样做过,曾经有一些事物被有些人那样深刻地理解过, 便觉得自己似乎也可以加入这样的阵营。”詹姆斯·伍德在《不负责任的自我——论笑和小说》里说,人们通常觉得喜剧和笑话是不可解释的,一拆解就不好笑了,这些人似乎不相信言辞和阐释的可能,但伍德立刻做了很好的示范,表明一个笑话被拆解之后并没有失去魅力,相反,它从一个简单的笑话上升为某种人类同情心和意志自由的样板。
“理解力是一种能力,同时它也是一种可以通过文学批评的训练来获致的能力。从另一方面来讲,文学的一个基本目标,就是交流,就是让万物联系在一起,通过熟悉的事物去理解陌生事物,同时也通过陌生事物来擦亮熟悉的事物。”张定浩说,创作至今,不少陌生读者特别是年轻读者给他发来反馈,这些反馈也表明文学带来的理解和交流一直都在发生着。
他也不否认分歧的存在,但他认为分歧应该建立在一个基本平台上,或者说“先有标准和尺度, 再有差异和分歧”。“比如我们对托尔斯泰和卡夫卡谁更杰出或许有不同意见,但我们都会同意他们比某个三流小说家高明。我的目标不是让我的理解变成唯一的正确答案,让所有人同意和接受这种理解。我只是希望依靠文学批评的力量搭建出一个可以相互沟通的平台。现在网络上的讨论有点反智的倾向, 很多人是站队式的,不讲逻辑,不讲武德,就是意气用事。这种反智的思潮,我觉得可以通过文学批评的力量缓解一下。”

“我不过是无形之物的一名秘书”,取自波兰诗人米沃什的《秘书》。

最新更新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_丹江口市第一中学中文网_丹江口市第一中学校园网 Copyright@ 2018-2021 http://www.djkyz.cn
Copyright © 2002-2021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 : 鄂ICP备07004022 网站地图